my’blog

好死不死的是巫马空竟然意犹未尽的又捏了下

残缺的城楼上,浓稠的鲜血顺着台阶流了一地,上面巍峨的站着三个身影,两个绝色美女依偎在一武将身旁。“巫马空,你的死期到了,地府被你掌管数千年,也该换人做做了!”下面一金甲武将用剑指着巫马空说道,“不过,如果你肯把阎罗令交出来,我倒可以放你们一马,不然你们只能做一对亡命鸳鸯了!”巫马空没有理会他,只是很温柔的看着身旁两女道:“你们怕死吗?”“爷莫要说笑了,身为爷的人岂有怕死的?”刁蛮的红琼和温柔中带着刚毅的白琼异口同声说道。话音刚落,她们从袖口取出匕首,同时刺向对方心口,“扑”的一声,锋利的匕首便没入胸膛,之留下握手处还在外面。没有一丝疼痛的呻吟。“爷,我们先去了,您多杀几个恶贼帮我们报仇就好了!”“如果有来生,我们还做夫妻好吗?”说着泪水流了出来,那泪水竟然是血色的。巫马空仰天长啸,啸声中带着无尽的悲伤,喃喃道:“来生,必然还是夫妻!”转身向叛军望去,眼神中带着无尽的气势,一瞪之下,数千叛军不由心中乱跳,向后退了几步,连前面那金甲将军也不例外。“赢姓逆贼,想要阎罗灵吗?”说着巫马空浑身发出黑色的光芒,黑色的光竟然给人以耀眼的感觉,在强大能量的作用下他整个身躯都悬浮在了半空中,“那么,接着了,这便是我,阎罗神殿第二代主人巫马空的最后一击——爆裂黑死光,接招吧!”他话音刚落,以他身躯为圆心,黑光爆射开来,被黑光接触到的物体立即原地蒸发,连一丝残渣都不剩,仿佛从来都没出现过一般。四周叛军连惨叫的机会有没有,当他们眼睛能看到光时便是死期。而巫马空整个人也逐渐变成碎片消失在空中,与此同时阎罗令也随之化为光点消失不见。也是巫马空心地仁慈,虽然他受了很严重的伤,但这招极力施展后起码半个酆都城要被毁掉。但他心存百姓,不愿多伤无辜,刻意压制能量,造成的结果便是以他为圆心,方圆千米之内被炸出一个凹洞,向下望去只能看到无尽的黑暗,却是看不到底。半天,才从一个凸出的石柱内爬出一员猛将,那正是被称为嬴姓逆贼的那人,看着充满死寂的空洞,无奈的叹息声,低低的发出声感叹,别人没听到,半空中的巫马空却听到了。“不要怪我,天底下只能有一个皇帝,生前我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皇帝,死后我仍然要当最伟大的皇帝!你,虽然心地仁慈,深得百姓爱戴,但并不适合当皇帝!”四周一片死寂,巫马空又陷入了无尽的黑暗,连声音都没有一点,四周一片寂静!不知过了多久,巫马空再次醒来,这次他能很清楚的感到不是在梦中,而是现实了,因为头真的很疼。手向下一撑就要爬起来,可下面柔软的感受让他疑惑,什么东西摸着这么舒服?想到这巫马空用手轻轻在上面揉搓了几下,意外的发现竟然还有个小点点硬硬的,但摸着却很让人兴奋。“嘤”的一声,从手边传来,巫马空努力睁开双眼,他终于知道按的是什么了,那是白月的乳房,而白月也因为疼痛醒了过来,正呆呆的看着巫马空。好死不死的是巫马空竟然意犹未尽的又捏了下。“要死啊!”白月娇嗔一声,话语中却并没多少气愤,反倒让人听着有无限诱惑。巫马空本就是血性男儿,此时又是早晨,有如此美景,还是自己未婚妻,正常男人哪能忍受的住?再次胸部受袭后白月忽然想到一句话,不知道是谁说的“在早晨和晚上时千万不要挑逗男人,因为那时的男人最为性奋!”想到这她脸上不由一红,想要说些什么,可接着嘴巴便被堵住了,温暖的气息扑在脸上,充满了男人味。虽然不愿张开嘴,可柔弱的嘴唇怎么能抵挡住巫马空舌头的进攻?从连片薄且性感的嘴唇中穿过,恶毒的舌头终于诡计得逞,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嘴巴中。嘴唇失守了,牙齿自然防护在那,坚决不让巫马空的阴谋得逞。可惜白月是第一次,巫马空却不是,作为一个正常大学生,家事不错,人长的也还算可以,怎么会没女朋友呢?而在大学里有女朋友即使没有过性生活,湿吻总是有过的吧?而这方面的经验巫马空算是多的了。他并不急着进攻牙齿,只是让舌头顺着白月牙线徘徊着。手则不老实的上下抚摩着白月尖挺的乳房,不住用手指按着上面欲望的突起,而另一只手则顺着光滑的脊背下滑到臀部,有意无意在两股之间摩擦,却并不进入。终于,白月再也忍不住了,“啊”的一声呻吟出来,虽然很轻微,但毒蛇仍然抓住机会,迅速的从两排皓齿中穿过,去捕捉里面可爱的香丁。白月想要把牙齿放下,却又不敢,她可不想自己未婚夫今后就只有一半舌头……因此,她只能让自己舌头不断的躲避着。可樱嘴总共就那么大点,要跑也没地跑,终于香丁被毒蛇抓到了,迅速的缠绵着。白月不由浑身打了个哆嗦,那是触电的感觉,她觉得自己意识都要变的迷醉了。香液顺着舌头流入对方口中。“他在吃我的口水!”想到这白月脸色顿时变的更红,仿佛熟透的猕猴桃一般,看的让巫马空恨不能多只手去掐一把,看能不能捏出水来。长长的一个湿吻终于结束了,两人纷纷长长的出了口气。巫马空舔了舔嘴唇,顿感回味无穷,虽也有过无数经验,可如此美妙的滋味却还是第一次感觉,那时自己竟然也有种被雷电击中的感觉。白月娇羞的低下头,这种事虽然听多了,可自己亲身经历却是第一次, 白小姐6肖免费资枓很奇妙的滋味, 香港精选资料六肖中特说不出是什么, 香港曾道六肖精选一肖带着点刺激, 蓝月亮精选料免费大全带着点颤栗,还有……来不及想什么了,因为一个声音响起来了。“水,给我水!”是红云的声音。“该死,怎么把她给忘了!”巫马空恨恨的骂道,还好听刚才声音这丫头还没从酒醉中醒来,不然自己今后在她面前可是要被笑死了。可是,红云在哪?不找不要紧,这一找让巫马空尴尬死了,红云竟然在他跨下,而他刚才竟然一直没感觉到,他的男人部位要死不死的正好抵在红云嘴边,裤子的档部已经湿了,不知道是口水还是什么……那么刚才的位置是?巫马空不由自主的回忆着,自己和白月头对头,正好手能抓到白月的胸部,而红云则和自己头朝一个方向,但却在自己下面些,因此就摆出了这么个尴尬的样子。“上帝啊,你杀了我吧!”巫马空不由呻吟了声,那丫头虽然很疯狂,可怎么说也是自己小姨子吧……“嘘!”白月起身拿水回来示意巫马空小声点。嘴对嘴把水送入红云口中,让巫马空看的羡慕不已,对自己也不知道主动点,好歹也算是未婚夫吧!“帮我把小妹抬屋里睡去!”白月打断他的遐想。把红云放在床上,盖上厚厚的毛毯后白月说道:“今天早上的事千万不要让小妹知道啊,不然她肯定羞死了!”她会羞才怪,肯定是我被她给羞死了!巫马空想着嘴中却说道:“没问题,不过老婆是否要给老公点封口费呢?”“死样!不理你了,做饭去!”白月话虽如此说,可临走前还是给了巫马空一个香吻,虽然只是吻了脸,丝毫没有刚才的激情,但仍然让巫马空回味无穷,甚至比刚才的还要激动,因为此时白月小女人味十足,这是足以让任何男人砰然心动的姿态,起码亚洲男人百分百会喜欢这种感觉的。正在这时电话响了。“你好,请问找哪位?”巫马空走到客厅接了电话问道。“哈,你说是谁呢?”电话那边是胖子的声音。巫马空笑了起来:“你小子昨天搞的好事,现在估计整个学校你也够出名的了!”“哼,难道我以前不够出名吗?”胖子的声音中全是不屑。他说的倒也是实话,虽然他长的不够帅,但演技确实不错,每次学校有什么晚会之类的,总是有他和巫马空搭配着演话剧。而且几乎每次都能骗那些不懂事的小女生泪流满面。而直接结果便是每次演出结束后,外面卖杂货的老太太总要张着没有几颗牙齿的瘪嘴冲他们笑,搞的一直以来他们都以为那老太对他们中某人有意思呢,每次都是从后门走。真正原因则是每次他们演话剧总会让老太太的面纸卖的特快。“怎么今天想起找我了?是不是把妹搞的又没钱吃饭了?”巫马空问道,他对胖子比较了解,这家伙很懒,基本只有快饿死时才会主动找他。“操,我是这样的人吗?”听筒中音量顿时加大数十倍,巫马空则早有准备的把拿着听筒的手笔直伸出,即使那样声音仍然很吓人。隔壁房间里传来白月的疑问声:“怎么了?有人在虐待小动物?”巫马空差点没笑岔气,电话那边的胖子则郁闷异常,他对女人,特别是美丽的女人向来是发不出脾气的。“我今天可是要告诉你好消息哦,要不要听?不听算了!”胖子的声音中充满无奈,为什么每次在巫马空面前总会是如此被动呢……“好吧,你说!”巫马空努力揉了揉肚子迫使自己停下笑来听胖子说话。“哎,真不清楚你小子哪里比我好,比成绩没我好,比饭量没我大,公式专区比体重没我重,睡觉没我时间长……”那边胖子极其嫉妒的埋怨了半天后才转入了正题,“总之,你什么都比不过我,可为什么被美女垂青的总是你呢?”“那个,那个,你让我怎么说呢?我和白月认识是很机缘巧合的!”巫马空有些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事告诉胖子,不过他暗下决心,如果胖子真的问起来他还是要告诉的,毕竟胖子是他最好的朋友!“谁和你说白月了?”那边一副对白痴的口气说道,“我说的是伊娜和小樱!”“伊娜?小樱?”巫马空重复了遍,“我不认识她们是谁啊?怎么好像是日本人的名字?”“你白痴啊!当然是日本人了,我说过咱们学校新来两个日本美女你不知道啊?真不知道她们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白痴,还整天向同学们问关于你的事,真是做到了事无巨细,全面顾及的地步了……”电话那头喋喋不休的发着牢骚,不过在经历四十多分钟的牢骚后总算是把原本一分钟就能交代清楚的事说完了,估计电信公司的老总现在正在六十层高的办公大厦上喝着咖啡看着数据偷笑呢。“日本人?”巫马空忽然想到在老学究课堂上的那两个女人,美女确实是美女,不过她们来调查自己做什么?想到这他连忙问道,“她们从来到学校一直在调查我还是见到我后才开始调查的?”“好啦,我妈催我起床了,不说了,有空来学校趟吧,我们话剧社还有出戏要排演呢!”那边声音庸懒,巫马空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下午一点了,竟然还没起床!若是以前巫马空定然不会为这些事担心的,有美女调查他,他肯定会乐的大小通吃。可现在不行了,身边有人需要他负责,根本不能再游戏人生了,他是男人,责任心是需要有的。听到日本人,巫马空第一个反应便是新人类组织的人。不过随即便被他推倒了,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是谁,白月她们这次来上海也很隐秘的,如果说是上次在学校亮相让对方知道的。可听胖子说对方明显比他们还要早来到上海。越想越是混乱,巫马空索性不想了,反正到时候肯定有答案的,只要自己小心点应该没关系的。现在酒劲已经醒的差不多了,他开始想起梦中的事,越想他越觉得那不是梦,一般的梦醒来后能记得一些零散情节就不错了,可那个梦太真实了,真实的就像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似乎就是在回忆一般。那个梦应该是和在香港时的梦能串成一个剧情,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他是……巫马空忽然有个诧异的想法,按照梦中的剧情发展,他应该便是阎罗王转世!虽然是很大胆的想法,可也有依据的,就说变身后的那套铠甲吧,上面很搞笑的阎字,和梦中那套简直一模一样。而且巫马空忽然想到以前和宋杰签定契约时,那个声音称自己为“大人”。这种种表现都说明他应该是阎罗王转世!巫马空忽然发出一阵呻吟声,这也太夸张了吧,自己竟然是阎罗王。那么赢姓逆贼又是谁呢?听他最后的话,应该生前是个帝王,赢姓帝王!巫马空忽然想到一个人,那人是世界上有文字记载以来拥有军队最多的皇帝,同时也是第一次统一中国的皇帝,那便是始皇帝——赢政!天啊,想到这巫马空脑袋里更乱了,赢政再怎么说也是个人吧,死后自然变鬼,怎么又变成叛军去攻打阎罗王呢?世间所有的鬼不应该都是被阎罗王所掌控吗?想到这他叫出了宋杰,这家伙好歹算个灵鬼,这些事应该多少了解些,只是最近他变的懒多了,整天都是躲在神识海里晒太阳,偶尔虐待下两个可怜的鬼魂。还美名其曰是在修炼。“怎么会有这样的问题?”宋杰想了下说道,“不过,阎罗王的名字倒还真和你一样,他也是叫巫马空!但自从那战之后便消失不见了,而叛军首领因为没有阎罗令,因此不被诸天神仙所承认。但他兵多势重,倒也没人敢来打他!”宋杰这话是地府酆都城的一段秘史,虽然每个鬼都知道,但却都被下了封口令,也只有他个迷糊虫敢说。天,巫马空不由又是一阵呻吟,虽然宋杰交代的很隐晦,不经历过那场风波的人会听个云里雾里,但经过那场风波的人却很能联想的出来。而巫马空正好经历过那场风波,而且是亲身体验。“怎么?”宋杰问道,接着笑了出来,“不会老大你以为自己便是阎罗王吧?虽然重名,而且你也是九阴之体……”说到这他忽然一愣,接着上下仔细打量了遍巫马空,满眼惊讶之色,连连说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虽然你每样都和阎王大人很符合,但,但这绝对不可能的!”巫马空一阵不爽,难道说自己是阎王转世很不让人相信吗?难道自己不优秀吗?别人能当,我为什么不能当?原本就很骄傲的他被宋杰这么一疑惑,顿时傲气被激起了,于是在宋杰越来越诧异的表情变化下把自己的那场梦说了出来。“天,天啊,不是吧!竟然真的是如此!天,我说怎么一个普通的平凡人竟然会是九阴之体!”当宋杰的嘴巴惊讶地张大到足能吞下一个拳头大时,忽然如说顺口溜般说出这么多感叹词,里面包含着数不清的惊讶和诧异。巫马空显然很满意宋杰的表情,欣赏般的看着。能让鬼打破自己的推论并且吃惊难道不是一件很赏心悦目的事吗?正在这时,从惊讶的混乱状态恢复的宋杰连忙跪下道:“小鬼宋杰见过大王!”巫马空刚才说那话只不过是出于年轻人的傲气而已,现在听宋杰叫他“大王”,顿时知道那梦是真的,他仍然不确信的问道:“你叫我大王?不会是说我那个梦是真的,而且我就是梦中那个阎罗王?”宋杰点了点头。巫马空又问道:“可,可怎么是这样呢?”他感觉脑袋里乱的如一团糨糊,就如一个贫穷的小子忽然被告知获得了远方亲戚一大比遗产一般,有些混乱,有很多疑问,却又想不出该问些什么。半天他才问道,“可那赢政死后应该变鬼了,怎么反倒能率领大军去攻打酆都城呢?而且看样子巫马空是很得民心的,又怎么会有人跟随他造反呢?”宋杰没回答他的话,只是指了指自己跪下的腿说道:“大王,您一下问我这么多问题,让我如何回答啊?而且跪下说话很不习惯哎!”说完忽闪着大眼看着巫马空,那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巫马空简直想一脚把他踹飞,这小子最近看日本动画多了,没事就学里面的小妹妹忽闪着水汪汪的大眼装可怜,光看他那眼倒还有几分味道,可关键是配合上一副男人的面孔,就有种想让人作呕的感觉了。“起来就是了,我又没让你跪下!”巫马空说道。“礼不可废,虽然大王您现在不在酆都城阎罗神殿,但在我心中您永远是我的大王!”宋杰仍然没起来,只是用忽闪的大眼看着巫马空。巫马空强忍着呕吐的感觉:“那你起来吧,还有以后不准叫我大王,还是叫我老大比较舒服!另外不准你装那可怜样,恶心死了!”宋杰还没来得及反驳,巫马空又加了句,“这是大王的命令,你敢不听吗?”宋杰立即焉了。“事情是这样的!”宋杰顿了下,不紧不慢的说道,“虽然主宰东方冥界的阎罗王是五位冥王之一,对于亡者有着绝对的控制力。但生前便是皇帝的赢政死后在冥界,他就独自存在于阴阳之间,不受生死轮回的限制。本来对于这种好战的家伙,都是统一送到修罗场让他们互相战斗的,可谁想他竟然靠着生前数万有灵魂的兵俑统一了修罗界。转而不知怎么进入了东方冥界……”宋杰的叙述除了后面的巫马空知道外,前面的原由他倒是不知道,因此听起来也是津津有味。“这样啊!”良久巫马空才点头说道,原来死后也不一定是平静啊,而且看样子死后比生前还要倒霉,还是活着比较好啊。宋杰紧张的盯着巫马空看,似乎想看出些什么。“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巫马空好笑道。“你知道了这些不准备打回酆都城?”宋杰紧张的问道。这一问倒把巫马空问呆了,是啊,自己的位置被人抢夺走了,换谁谁不想再抢回来?不过似乎宋杰关心的并不是这,想了想他说道:“打回去自然是想打回去的!毕竟那曾是我的位置!”说到这时他发现宋杰的神情一下变的很紧张,仿佛很害怕的样子,于是笑了起来,“不过,你不要怕,我现在无兵无卒,靠什么打?所以,只要他不来找我麻烦,我自然也乐的清闲!”听他如此说,宋杰才长长的出了口气,并不是他怜悯天下,不忍看刀兵再起,若是谁告诉他刀兵再起他没危险,他才懒得去管到底打还是不打呢,说到底他还是担心自己的安全。明白了这些前生事后,巫马空不由有些感慨,看来果真是前生有缘,今生有份啊,想到这不由对自己和白月的缘分赞叹起来。还没钻回去的宋杰眼睛一亮又要说什么。巫马空连忙把他塞了进去,开玩笑,小姨子可是调戏不得的。“那又有什么,反正也是前生有缘,今生有份啊……”临进去宋杰还发牢骚道。说实话,自从有了这神奇的能力后,巫马空虽然不觉得,可无意识中他早已把自己归为不是普通人一类了,这也难怪,如果你能控制鬼,你还会把自己当做平凡的普通人吗?不过这些都不是巫马空目前该担心的事,毕竟一个在阴间,一个在阳间,就算那赢政再厉害,还能派出鬼卒来阳间抓他不成?普通的一两个鬼卒他可是不怕的!他现在要担心的是新人类组织的人。而这其中数那两个来历不明却又四处打探他的女子是最需要担心的!想到这他穿起外套走了出去,与其被别人把自己底细都打探清楚,被找上门后再反抗,倒不如自己主动出击的好!而且不是话剧社还有些事吗?

  伴随着“新国货”的崛起和市场对互联网经济大潮的趋向,各大平台都在努力完善自身商业体系的同时,试水“直播带货”这种全新的商业形式。5月10日晚18:00,快手“国货之夜”直播活动中,快手达人“白小白”(快手号:baixiaobai666)联动伊利、立白、蔡林记等国货品牌,为老铁们带来一场国潮盛宴。据统计,此次直播观看总人数高达1065万,直播在线同时观看峰值人数31万,老铁点赞总数653.7万,单场GMV超过530万。

  福彩3D第2020030期试机号:466,奖号:037。

原标题:炉石传说战旗:走地鱼无铜须照样可以吃鸡!猎马人成关键FG无脑强

,,香港曾道人二码中特

 


posted @ 20-06-05 01:45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老奇人精选单双二肖资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